东汉最能忍的完美皇后 摄政16年国泰民安

2018-06-11 21:48

  古时候的女子大都受命运摆布,在命运的河流上像一叶浮萍,被风吹到哪里就到哪里,她们无法预知自己的未来,更不知道如何计划自己的人生,在命运面前她们渺小得像一粒尘土,命运叫她们做什么她们就做什么,命运叫她们享福她们就享福,叫她们遭罪她们就遭罪,她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认命了,我就是这个命。而接下来出场的这位女主角邓绥却是一个不认命的女人,当别人都被命运扼住咽喉的时候,她却要扼住命运的咽喉。说到东汉皇后,最著名的,除了阴丽华,恐怕就要数邓绥。

  邓绥,东汉王朝第四代皇帝汉和帝的皇后。邓绥系出名门,其祖父正是以向光武帝刘秀进献了“图天下策”的东汉开国重臣、云台二十八将之首的太傅高密侯邓禹。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邓绥的性格,那就是“忍”。邓绥比所有的女人都会忍,都能忍,也正是靠忍,她才能够换来她所要的爱情与人生。

  其实邓绥完全不需要忍,她出身豪门,历史上那些出身豪门的女子都没有忍,比如阿娇,比如霍成君,再比如阴孝和。她们都没有忍,只有邓绥忍了,所以她们都败给了命运,只有邓绥打败了命运。

  邓绥是河南新野人,她的祖父邓禹曾经与刘秀一起打天下,后来成为东汉的开国功臣,被封为侯爵,最后以国家最崇高的地位——太傅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邓绥的父亲邓训做过护羌校尉,而邓绥的母亲来头更大,是阴丽华的侄女。可见,邓氏家族的门第是如何显赫。

  网络配图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要是换作一般的女子,早就骄傲得像一只孔雀,可邓绥却完全没有养成千金小姐的脾性。

  邓绥的奶奶很疼爱她,五岁的时候,七老八十的奶奶还要亲自为孙女剪头发,结果头发没剪好,她的额头却被奶奶的剪刀刺伤了。要是换作一般的女孩,早就疼得大喊大叫了,可聪明懂事的小邓绥一声不吭,脸上还露出高兴的表情。头发剪完了,服侍她的丫鬟心疼地问小邓绥:“难道你不怕痛吗?”小邓绥说:“怎么不怕?只是奶奶因为疼爱我才给我剪头发的,我怎么能够伤她老人家的心?所以忍着不叫。”

  永元七年(95年),邓绥与诸家女子一同选入宫中。这时,汉和帝已经册封阴孝和为皇后,很显然阴孝和是凭借家族的势力才当上皇后的。在邓绥进宫之前,汉和帝对这个有点野蛮有点任性但不失活泼可爱的小表妹倒也还满意,小两口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小日子也过得挺滋润。

  然而邓绥进宫后,一切都改变了。首先是邓绥的美,她的美惊动了整个皇宫,不仅男人们对邓绥的美叹为观止,就连自诩为后宫第一美女的阴皇后在见了邓绥之后也自愧不如,当然作为后宫之主的阴孝和嘴上是不会夸奖邓绥的,文人相轻,美女也相轻。邓绥确实很高,史书上记载,她身高七尺二寸,换算下来,有一米七左右,对女人来说,一米七是她们的梦想。邓绥的五官像是艺术家雕刻出来的一样,搭配得天衣无缝,脸上的肌肤冰雪般洁白,让人忍不住想去触摸。史官们是不会轻易对一个人的外表给予溢美之词的,但《后汉书》却把世间最美的词语毫无保留地给了邓绥。可见邓绥当之无愧地堪称东汉和帝时期最美丽的女子。

  据说汉和帝驾第一次见到邓绥的时候,被她的美惊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以为阴孝和应该算是天下第一美女了,见了邓绥之后,阴孝和就啥都不是了。

  网络配图

  永元十四年(102年)夏,阴皇后因巫蛊活动而废除,邓绥请求挽救没有成功,汉和帝便更属意于邓绥。邓绥更加说自己的病十分严重,深居闭户以绝和帝之召幸。这时管事人奏请重立皇后,汉和帝说:“皇后之尊,与我皇帝位同一体,同等贵重,承祀宗庙社稷,为天下母,不容易啊!只有邓绥品德为后宫之首,才可以当得起。”到冬天,立邓绥为皇后。再三推辞谦让,然后登皇后位。亲手写好谢恩的奏书,深深陈述自己德行菲薄,不足以充当君王妻室的人选。这时,四方诸侯之国,贡献方物,争求得珍贵华丽之物,自邓绥入主中宫,一律禁绝,岁时季节只要供给纸墨就行了。汉和帝每次想封爵邓绥家族,邓绥往往谦让苦苦哀求不让进行,所以邓绥的哥哥邓骘在整个汉和帝之世不过是一位虎贲中郎将而已。

  元兴元年(105年),汉和帝驾崩,邓绥成了太后,像她这么年轻的太后历史上有很多。当时皇宫里并没有皇子,更别说太子。汉和帝没有子嗣吗?不是。那他的儿子去哪里了呢?原来,汉和帝以前生下的几个孩子都不明不白地夭折,汉和帝查了很久也查不出结果,于是就怀疑宫中有人故意害他的子嗣。为避免将来的孩子再遭毒手,他们一生下来就被悄悄地抱到民间抚养。现在,汉和帝驾崩,邓绥把两位皇子接进了宫,这两位皇子都不是她所生。一位是八岁的刘胜,一位是嗷嗷待哺才三个月的刘隆。

  按照嫡长子继位的原则,刘胜应该继承皇位。但是刘胜已经八岁,已经懂事了,再过几年就是小大人了。刘胜做了皇帝,肯定不会听自己的话。于是她决定立刘隆为皇帝。这让大臣们大吃一惊,但是大臣们也没有多少反抗的力量,因此只好妥协。面对着“主幼国危”的局面,25岁的邓绥临朝称制。

  网络配图

  绥执政期间,对内帮助东汉王朝度过了“水旱十年”的艰难局面,对外则坚决派兵镇压了西羌之乱,使得危机四伏的东汉王朝转危为安,被誉为“兴灭国,继绝世”。但另一方面,邓绥亦有专权之嫌,其废长立幼,临朝称制达十六年而不愿还政于刘氏,朝中多有非议。

  就是这样一个奇女子,仍然具有很大的争议性,也有人把阴鸷、两面派这样的帽子扣在邓绥的头上,千古风流人物,雨打风吹,孰是孰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2018 孝感在线 http://www.xpwtj.com/
网站统计